依山面海的背後,隱藏著多少的危機!

    夕陽映著海洋、爭鳴的鳥叫聲、清靜的空氣;店家的招牌吸引了遊客的目光,而遊客所見盡是一片美好生活的想像。然而,住屋牆壁、地板、擋土牆頻頻出現的裂痕 吸引著我們!問起住民怎麼回事?答案是稀鬆平常語調:「地滑啊!年年都這樣。」對於地滑的威脅似乎已經習慣,沒了感覺。「阿~~住了幾十年了,再怎麼滑也只有這樣啦。」

    柴山桃源里舊部落的賣地案如今依然在熱頭上,諸多線索讓本案越來越迷離。地質敏感、脆弱的山坡地、石灰岩崩積地、保護區、國有保安林,在這些表彰危險與亟需保育的地質名詞組合,讓原本41萬平方公尺的賣地案變得不可思議;而之後在輿論壓力下讓售數字急劇縮減,也讓賣地案越顯的弔詭!莫拉克風災的諸多悲劇,山林超限利用而致無法負荷的崩解力量,嚇壞了我們!

 
這次國有財產局讓售的三筆土地(橘色點)

    為何對於桃源里舊部落我們有諸多的憂心?為何我們非得像個災難預告者一樣,警告大家這裡的危險性?

    這裡的人口結構相當複雜。從這次讓售案可看出所謂住民包括民國35年以前即居住於此與之後遷入的住民。法令上對於取得土地所有權的認定,除了國有財產法522的救濟型法令外,還牽扯要塞堡壘法限建的相關規定,之後基於國土保安的需要,這裡部分土地也納入保安林之列。而此地依山面海的美景,開發勢力開始進入,而經常運用的方式是結合在地住民,取得所有權的資格,再大肆開發。

    在這些法令的束縛下,原本依據國有財產法522的救濟型法令來取得所有權的住民;在上述這些複雜的人為因素、加上一年比一年慘烈的風災,主客觀條件都讓原本單純的事變得複雜且詭譎!在談人為糾結的歷史與政治因素以前,且讓我們先針對地質結構與現況調查,先行檢視這個區塊的問題;再談對策。


地質結構:

    請大家先耐心地將下述地質的成因看完。我們不會迴避可能導致災難的敏感用語,一切但從客觀的地質原理切入,再以現況來做比較分析。

(1)在距今約180萬年前,高雄地區大部分尚在海中。下部古亭坑層沉積在較深的海底,當時台灣南部看不到陸地,汪洋一片。後經泥沙的堆積,海床的抬升,及海水面下降,形成淺海。

(2)而後距今約125-93萬年前,淺化後的海床,因清澈溫暖的海水,適合大量的珊瑚、藻類及貝類生長。經硬殼堆積膠結形成高雄石灰岩,有如現在墾丁海域的淺海。

(3)數萬年之後,海水再逐漸變深,加上附近陸地抬升,侵蝕作用帶來大量泥沙,海水變濁,珊瑚和藻類無法生存,石灰岩沉積終止。在原有的石灰岩上堆積了沙及泥,形成崎腳層。

(4)在距今約30萬年前,岩層被擠壓,發生隆起、褶皺、斷層和節理。高雄石灰岩崩落的岩塊堆積在柴山東南部形成壽山石灰岩。因侵蝕作用帶走石灰岩上部及旁邊的軟弱岩層,使石灰岩顯得更突出,完成現在的形貌。

    上述的柴山從地理歷史的演變來說明地形變化,主要的名詞有古亭坑層高雄石灰岩崎腳層。柴山的古亭坑層與高雄石灰岩都不適合植物發育。古亭坑層是 泥岩,不易排水,很容易產生滑動;現所有植物是紮根在石灰岩表面縫隙的土壤,土層很薄,一旦土壤被沖掉,古亭坑層裸露,就會呈現像月世界般的惡地形一樣, 寸草不生。侵蝕是柴山一種主要的現象。柴山表土薄,坡面陡,地層吸水性差,所以遇大雨極易被侵蝕發生山崩,山崩後也因地層岩性特殊,復育工作困難。


柴山西部海岸常見裸露的古亭坑層,伴隨著侵蝕、崩塌與滑動等現象。

    柴 山東側屬順向坡,在東側施工最易造成岩塊滑動與山崩;幾次大雨崩塌的紀錄多發生在元亨寺與東南側山坡建物集中的附近。這就是為何對於元亨寺的後續可能開發 的計畫,都會讓柴山會特別緊張的緣故!因為硬體建物實在不能再增量,必須朝「減量」進行規劃。接下來要談的就是西側斷崖,也就是桃源里舊部落區域。這裡的 地形是斷崖,可能是斷層、或與褶曲有關的作用造成。從斷崖崩落的石灰岩礫及沙土,不整合覆蓋堆積在柴山西邊出露的古亭坑層泥岩上〔參考「柴山的地質」  袁彼得教授〕。

    整體而言,在地質學上,柴山基本上就是脆弱的、不適合大面積開發的。西側在柴山造山運動中由東側隆起往西擠壓崩塌而形成斷崖,上頭覆蓋的石灰岩是崩塌堆積出 來的,當中還夾雜沙土。不穩、滑動是這裡正常的活動。而滑動的嚴重程度自然與上頭的壓力有關。如果,上頭抓住薄土的植披被挖了,改成硬體建物,地滑情況自 然嚴重。桃源里舊部落能開發到什麼程度,大概不用太多說明,大家都能明白。一但過度開發超過承載,後果不堪設想。


莫拉克之後,元亨寺南側崩塌的檔土牆。 

    很多人或許會問,那到底桃源里中山大學到舊部落這一帶,開發程度是否超過可承載程度?走一趟桃源里舊部落就知道了!這一趟柴山西側的踏查,我們也訪問當地住民,聽聽他們的說法。


年年滑動與公部門調查警訊

    地滑、走山是大家共同承認的事實。我們不斷看到擋土牆與住家牆壁的裂縫、下陷的地板、基樁位移、水泥地的隆起;政府地政處也在此監測到每年滑動約十公分的情形。6個受訪者都承認滑動的事實,此地年年地滑、年年都得補裂縫。更有受訪者自我消遣地表示,一年一年下滑,看改天會不會滑到海岸線,那裏視野會更漂亮。

   但是,認為會地滑的原因,住民大多認為1.沒有做好排水2.海 岸線沒做擋土牆。對於珊瑚礁石灰岩容易侵蝕與脆弱問題、及青灰泥岩不易排水導致地滑等因素,他們多半不知。因此,他們似乎不認為過度的硬體開發可能是導致 地滑的因素。「我們住在這裡那麼久了,那裡會有危險都知道,我們這裡不會啦!」只是,面對逐年下滑的事實,除了怪政府以外,其餘的因素一律迴避不談。想起 多年前在小林村,也依稀聽過類似的話。


  滑動的痕跡:水泥地板裂縫


    滑動位移的證據(三年位移約30公分)。


三年陷落近30公分


住民與政府都在逃避!

住民的態度

    聽 了一路對於政府的怨言。埋怨這裡缺乏該有的基礎建設,例如汙水和雨水導排系統、未能統籌規劃導致建物雜亂…等。當然,對於在地的里長受訪者多表不滿;年輕 一輩大多知道政府社造相關計畫,但這類必須由里辦公室來提的計畫卻從未在這裡出現過。他們亦認為這樣的際遇讓桃源里的環境逐步走向劣化,環境吵雜紊亂,昔 日那個清朗幽靜、夜不閉戶的小山城已不復存在。對於矗立在海岸礁石上的咖啡廳,有住民表示,建物缺乏地基,在海岸不斷侵蝕下,嚴重影響顧客安全也對危及其 他業者的生意。

    整體觀察發現,整個舊聚落因為欠缺整體規劃,欠缺規範與管控,形成任由住民自行修建或擴建、自行解決「自身」排水問題(只管自家排水管不著他家會怎樣),也放任新住民無限制在海岸蓋違建;結果是,地滑與崩塌等危險越演越烈。

    對於所有上述問題,特別是年年地滑的現象,受訪住民的態度是「逃避」,他們不認為自家有過度開發,也迴避地質上環境無法承載的問題;但是,回答的過程卻忍不住要批評其他人的「過度開發」;表示會讓遊客有「入侵自然」的惡劣觀感。


公部門反應

    而 對此政府的態度自始至終都是「燙手山芋,能避就避」。市府不想管的主要原因是裡頭有很多民代撐腰的違建〔中央與地方民代皆有〕,屆時要討論權屬問題,必然 是麻煩事。此外,當初十年前有關舊部落問題如何解決的討論,出面對談的住民代表,出現「這裡是柴山國不用你們政府來管」的激烈言論,這讓市府更加怯步。

    至於林務局對於保安林的態度,過去是「沒力管、也沒人力管」的消極態度,因此發生保安林年年都有人說要縮減。到了前年,林務局才開始有動作要將保安林全部收回管理!卻未料今年卻發生國有財產局汲汲賣地的舉動。

    另 外,這裡因屬軍事要塞還牽涉國防部。因為軍人移調很快,負責的人員約半年就會換一次,導致軍方對於這裏的問題經常是狀況外。同時,他們也只管舊聚落限高限 建問題,比較積極的時候是在民代要求縮小管制區時,才會緊張尋求援助,其餘皆與外界完全沒有互動。而也因為發生少數住民與民代結合對軍方施壓要求縮小管制 區的情事,這讓軍方對當地態度傾向保持距離。

    至 於國有財產局,除了賣地以外,他們什麼都不想管,管理問題全都推給地方政府;但是一旦談到要處理,國有財產局會趕快跑出來重申「所有權人」的絕對權力!此 種態度給民間或地方政府都留下不好的觀感。特別這次賣地案剛好卡在正在進行將無爭議的柴山土地納入自然公園用地的時期,國有財產局竟然要賣地41萬平方公尺,實在耐人尋味。



沒有地基的餐廳平台,隱藏著諸多危機。你能相信他號稱天堂的美名嗎?


排入海洋的廢水,讓魚兒的天堂變地獄。


因位移與侵蝕而瓦解的水泥平台,何處求平安?


解決對策

     如果什麼災難都不會發生,柴山的問題永遠會掛在那兒,誰也都不想去碰。然而,面對極端氣候、面對年年刷新記錄的暴雨,面對這次莫拉克的震撼教育,已經到不得不面對的時刻。

   〔一〕面對事實!從科學的監測(地政處對西側海岸線的滑動監測,每年滑動約10公分)、地質學上柴山西側擠壓崩塌的斷崖與現況不斷地滑的事實,危險已經不再只是潛藏而以,而是無可逃避的事實!政府與民間都必須面對,否則,當另一個莫拉克再來時,後果不堪設想。

  〔二〕體檢柴山!從地質學切入,以目前使用狀況來訂出柴山東側與西側環境承載的臨界點。柴山舊部落屬於具有潛在危險的珊瑚礁岩崩積地,政府相關單位有責任聲明哪些地點是具有危險的,而且不應該讓售;甚至於邀請專家學者評估,舊部落是否適合繼續居住,將來房舍做整建時應只能達到何種程度,而做出限建的規定,避免往後釀成災難。

   〔三〕與舊部落住民全面性的公開對話,通盤檢討,確認讓售原則。我們原則上不反對柴山舊部落住民有權買回祖先居住的產權,但是要作全區通盤的檢討,而非零星式的讓售,會讓人合理質疑背後的利益糾葛。若是以民國35年為基礎的話,國有財產局如何證明該房舍是民國35年以前就有的,而不是之後才蓋的。這些必須要有透明的審查機制。

     我們不能漠視眼前危機,而顢頇地認為這些都不存在;我們也不能模糊地用著專業術語,把危險說得曖昧不明!因為許多警訊不斷告訴我們,柴山的危機就在眼前!就是面對、對話、解決,別無他法。


沒有管制、也沒有節制地侵入自然!這杯咖啡你能喝的安穩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雄市柴山會 的頭像
高雄市柴山會

高雄市柴山會的部落格

高雄市柴山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