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97/07/13  

參加夥伴:朱明墻、阿慶、陳秀吉、黃麗蓉、郭榮根  

/  郭榮根 
 

柴山天堂路是啥米碗糕  

柴山天堂路是「啥米碗糕」?自從報名天堂路踏查後,向周遭時常爬柴山的朋友(沒尋求柴山會友人)詢問天堂路在何處?得到的答案是搔首摸耳、一頭霧水!但依字面解釋【天堂】是為離苦得樂、處處洋溢歡樂的境界,所以路應不會太難走吧!但這與阿慶為人的格調又不太相稱,我也迷糊了,唉!就當「七月半鴨不知死活」,走就對啦!  

清晨在停車場邊榕樹下木棧平台集合,每位伙伴身上裝備豐富,有位運動山友(輕裝)從旁走過,看到大夥模樣,就跟他的同伴說爬柴山需要這樣嗎?搖搖頭地走開。我在內心輕輕嘆息,如果大部份市民把柴山當作休憩去消耗,不關心「它」的生命,哪天柴山不是柴山時------,希望這是杞人憂天。 

早晨天空是那樣乾淨,陽光無所忌諱舖陳大地,所有動植物都接受它熱能來進行演化。停車場旁步道兩側埔姜仔的淡紫色小花正盛開,配合夏日艷陽,一股香味令人感到相當清新,瀰漫整條陡坡步道。人們總會放慢步伐欣賞及享受散發特異香氣的植物,來積聚應付上坡路段體力的流失,我們也不例外盡情捕捉黃荊(埔姜仔)在風中搖曳引蜂招蝶的姿態。每次遇見它總會把我的思緒拉回到孩童時期,就是埔姜仔氣味。鄉間的南台灣,莊稼(落花生﹑麻仔等)收成之後,都把葉、梗放在田裡曝曬,此時蟋蟀躲在裡面覓食及遮陽(我的角度認知),等我們抓來玩。可是我不曉得拿什麼東西餵它們,當下見埔姜仔正盛開且香氣濃烈,認知上蟋蟀聞了香味及吃下葉一定會精神抖擻,百戰百勝,今想起令人莞爾。  

當我們走完黃荊木棧道接著左轉往台泥舊廠區而行,到達這令人不是很舒服告示牌之前,發現許多大戟科植物,首先遇見扛香藤(我差點誤認蟲屎),接著是多花油柑,雖然沒有花及種子,但有教主在一切OK,再來上場是紅珠仔、白飯樹(柴山白色果實不多,它給人感覺清新脫俗,用純白來吸引人,真是聰明),來到窪地水塘邊發現葉下珠。本次踏查後段蟲屎出現,南三角點旁有棵細葉饅頭果(不認真細查還以為是桑科的榕樹),今天可說是大戟科大會串呢!  
              
在礦區平台上植物們正上演一場無聲的爭奪戰。大家所知!台泥停止採礦後,為達成水土保持要求,在礦區內大量種植銀合歡,造成原生植物受到相當壓抑。因為銀合歡屬向陽植物,在陽光充足的南台灣生長迅速且高大,把其他植物壓在下面,原生植物必須使勁和銀合歡爭奪光照,才能維持基本的生命運作。加上它會排放毒素,抑制本地植物生長,本地植物看似只能坐以待斃,其實不然(請看此張照片)。為何?因礦區表土不是很厚,底層為石灰礁岩,銀合歡的根不能深入岩盤(屬於淺根系),當它長成一定高度後,很容易因颱風吹襲而傾倒枯死,這時候,原生植物(如相思樹、構樹、血桐等)就有機會,仔細觀察礦區內原生植物慢慢征服失地,所以柴山銀合歡的禍害沒有墾丁地區的嚴重。大自然實在真奧妙,值得人類學習植物「忍」術。  

走進台泥廠區前,小徑兩旁羊蹄角或洋紫荊長得相當茂盛,當盛開花期到來,必定有攝影同好來獵取美麗的花朵翦影。  

來到台泥舊廠區,這次是我第二次參訪(沒邀請卡),此時感受比上次來得更強烈,看到這些雄偉廠房及水泥生產機具任憑風吹雨打而衰敗,心有戚戚焉!台泥由日治政府大正六年(民國六年)在打狗山生產石灰開始,一直運轉至民國8111月終止礦權,並於837月停窯,計有77個年頭影響高雄空氣品質,是高雄老一輩人胸中之痛啊! 

台泥至今念念不忘還是想把區域開發為高級住宅區,為公司創造高附加價值,全不顧高雄人的感受。這塊廠區是有記憶、有歷史的。為何不用一種宏觀理念把廢棄「生產空間」轉化成「文化空間」,來敘述給沒有參與的人們知道,這些無形價值會影響無遠弗屆。 

因為,這些技術終止所留下的遺址是「尋根」的與「懷舊」的,當它作為一個城市居民共同記憶的時候,其意義將超過該技術實踐時期與居民間的愛恨糾葛。這樣能減少對此區域生態衝擊也能贏得高雄人好感!  

來到被雜草所掩蔽三座石灰窯,它們已有92年歷史,是台泥將回饋高雄市政府作為產業史蹟保存,但保存像這種狀況夠令人感傷的。想要親近它多留一會兒,卻不可得,因為蚊子叮得讓人受不了,連阿慶兄都說:「逃為上策」,就知道蚊子空襲的可怕,因為我瞧見阿慶一雙胳膊被蚊「吻」的斑痕累累,超恐怖但沒聽到他一聲哀叫,讓人敬佩。 
 

從出發到此刻,時間也悄悄過了二個多小時,期間都很悠哉看生態,與上兩次踏查腳程迥然不同,輕鬆多了。  

離開石灰窯轉個灣出現一個崩坍地,就是阿慶所稱「天堂路」入口。咦﹗… 似曾相似,腦中一閃,這不是在 民國97711日 潭美颱風來襲時,帶來豐沛雨水,造成大量石灰石崩塌衝入民宅的新聞事件。隔年有位在地 文史 老師帶我們到此地觀察岩石及化石,印象中那時谷口很寬闊,溪谷中有破敗擋土牆遺跡,大量石灰礁石裸露,景象崢嶙。與現在情景相較,令我感嘆大自然裡生命的奧秘。 
 

進入谷中首先映入眼簾是茂盛的林相,但以西印度櫻桃(田麻科)、桑科的構樹、稜果榕為大宗。西印度櫻桃正是果子成熟期,吸引許多鳥隻啄它,當它落果後變成蝸牛食物,所以蝸牛爬滿礁石,同伴們稍有閃失,唉叫聲彼此彼落,狀況慘烈,讓大夥走的心驚膽戰。  

此時溪流不是豐水期,流水量不多,但卻把底層青灰泥土慢慢帶出,使溪流濛上厚厚灰色泥。經年累月土壤的流失,使得PC(混凝土)底層的土壤被掏空非常嚴重,由此可知這「天堂路」地表激烈變動中,可想而知,下次災變也會由此而起,只是不知何時會發生。 在接近天堂路頂部有很厚土層且土壤含水量高,環境潮濕,所以蕨類生長非常優勢,不見其他草本類在此繁延。  

在攀爬天堂路過程中,發生驚險小插曲。麗蓉姐攀高時,誤抓枯枝剎那應聲斷裂,人迅速往後仰下墜,我一陣驚懼直竄頭頂,不加思索撲向她壓住雙腳,減緩下墜速度,也剛好有棵稜果榕擋住,不然以重力加速度我可能也壓不住,冥冥之中似有人在暗助,這顯示麗蓉姐平常積善行,而避過此厄運。  

我們約用1個多小時,走完天堂路、看完天堂路,收穫滿滿爬上天堂路頂部,接往動物園小徑,也剛好有一組山友到來,見到我們從路旁缺口冒出來,很好奇走過來觀看,往下一瞧,叫一聲阿彌陀佛就走開了。  

此時也接近中午,就近找一處休息平台吃中餐,交換心得。秀吉、麗蓉夫妻下午有事用完午餐,先行下山。留下我等三人,繼續下午往南三角點方向而行。  

踏查心得報告完成時,我深深感動,自己對柴山的動植物更進一步了解,雖然寫心得要用相當時間思考,但記憶也最深刻,這可愛的負擔,太迷人了。


台泥的旋窯。

台泥廠部分外觀。


隱藏在綠意中的石灰窯。


這台泥礦區崩塌地形挺像黑熊的胸前記號。


任你如何用水泥去作擋土與護坡,終擋不掉水文掏空的自然力!


看一下可愛的植物吧!這....應該是扛香藤的果吧?


粉可愛的白飯樹果實!



啊~~蝸牛產卵了!挺....新奇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高雄市柴山會 的頭像
高雄市柴山會

高雄市柴山會的部落格

高雄市柴山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